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枞川风雨:第一章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枞川风雨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得知殷队长底细,从此以后,在玉兰府小区,装潢工不再猖狂了,服了殷队长。

    殷队长在这高温天气,顶着烈日,在阳光下站岗,**也同其他保安一样,埋怨老板:

    老板刘总是周扒皮,半夜鸡叫,靠剥削过日子,把人不当人。

    无论**坐湖东县6路公交车子,还是在玉兰府小区大门前,坐出租车子,每当**跟司机聊起在玉兰府当保安,他们会说:

    在湖东县玉兰府干保安,不好干的哟,无论三伏酷暑,还是数九严寒,都要站姿笔直,那份工作是苦差使,钱是不好挣的啰。

    你们玉兰府老总精明,培养你们军事化管理小区,给人们的感觉,你们小区是高档小区,管理规范入住放心。

    你们小区,商品房价,算湖东县价格最高,伍仟元一平方米,而别的小区售成品房价,只有叁仟多元一平方米,同样售一套房子,多赚业主十多万元,玉兰府小区有几百套房子吧?。

    **亦有无限感慨:我等皆凡人,生在人世间,为何同样是男人,我是打工仔呢?因为我没有富人战略长远眼光哎。

    昨天,2017年7月18日,外面温度达3739度,热浪淘满天,阳光又射到岗厅内,中午十一点多钟,热得人实在难受,**和同事吴铭,孔忠,正在开岗厅内空调,方经理赶来,对**和吴铭,孔忠黑着脸说:

    你们还开空调,凳子和椅子全搬走,不准坐岗,见到老总都不站起来,简直成了老油条,从今往后不准开空调,不允许在岗厅内放凳子坐!

    吴铭当场就激动,就冲动,对方经理歇斯底里大喊大叫:这大高温天气,没有空调,岗厅内就像蒸笼,还不准坐,我要钱不要命呐!我不干了,脱衣!**,孔忠都脱衣,不干了!卖命呐?**和孔忠付和着吴铭。

    **很感叹:红尘中,也有太多的无奈。殷队长赶来,听吴铭和方经理争辩后,大声对方经理一吼:

    方经理,你这事做得十分不妥,这大热天,中央三番五次强调,要体贴关心一线劳动者,你方经理不关心我们保安,反而治我们,要开除就开除,何必来这一手呢?!

    此时,在湖东县玉兰府大门边背阴处,纳凉的七,八位业主也围拢过来,到岗厅前看热闹,方经理自知理亏,用眼睛盯着殷班长说两句:殷班长,你来得正好,岗厅里守岗的保安,挽裤脚的,穿拖鞋的,坐着交谈的,你为什么不管一管呢?巡逻保安,躲到空调岗厅来,小区内见不到巡逻保安影子,电动车,小轿车乱停乱放,也没有保安管理,你殷队长是怎么带兵的?我现在不搬走椅子,凳子,给你们两天整改的机会。说完,方经理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吴铭,对众人还在呱叽呱啦的拆苦,而殷队长对我们三位保安,开玩笑说:

    方经理,他鸡蛋里寻骨头,小区管理这么好,大家有目共睹的,他这人头脑有毛病,这种症兆跟我当年住安庆精神病院,情况差不多,我们最好用绳子捆绑他,押送他到安庆精神病院去治疗。

    众人数秒钟愣住了,然后孔军补了一句:像这号人,最好关他半年八个月的,他头脑才能清醒。众人嘎嘎地笑。

    殷队长说:方经理现在盯上我们,找大家茬子,我们今后多加注意,方经理,好比是日本皇军,我们这些保安宛如二鬼子,他叫我们打仗,我们只能在树林中吆喝,吆喝几声,对天上开开枪,糊弄日本鬼子,现在,我们手中的对讲机子,好比是二鬼子手中的枪,方经理坐在办公室里,有对讲机子,我们隔三差五地,对着对讲机呼喊,诈糊他,让他知道我们工作多卖力?这就好比二鬼子,对天上开枪,开空枪一样,管屁用!糊一天就得一天工资。众人听后,个个放声大笑,竖起大拇指说:殷队长高明!实在高明!

    **心情瞬间快乐起来,一时兴奋,**对殷队长讲:15号发的工资,今天已经是19号了,晚上我请殷队长,孔忠和吴铭到酒店喝一杯。

    殷队长对**说了一句扎心的话:这钱太难赚了,药水煮的,挣钱不容易哟!你来上班才一个多月,已经请我们喝过一次酒了,再喝你辛苦赚的钱酒,我都心疼,喝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忽然间,殷队长这朴实的话语,感动**的肺腑:这是人世间最美的语言,暖我**心哟。

    最近数天发生的事,想忘也不能忘,想提笔叙说,却忍不住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上夜班方福保安,三天前对**说:我今年三月份,刚来湖东县玉兰府小区干保安,初来乍到,有些情况不了解,有些装潢工,向我投诉说:‘小区里有个大马蜂窝,老马蜂,带着一群小蜂子,今天戳这人,明天蜇那人,搞得我们装潢工,到玉兰府小区来做事,人心惶恐不安的。’

    我听到这消息,不敢怠慢,这可是危及到人生命安全的事,一旦有马蜂围攻人,轻则蜇肿包,重则小命走休。

    那马蜂屁股后面刺有毒哟,蜇得人疼痛难受,这不是开玩笑的事,必须打掉马蜂窝。

    我迅速拿根竹竿,在小区树林里,花丛中,到处寻找,找寻半天也没看到马蜂窝的影子。

    我转身回头,问投诉我的装修工们:‘马蜂窝在哪里呢?’装修工师傳笑弯了腰,抢着对我说:‘你们殷队长是老蜂子,带你们保安一群小蜂子,哈哈哈。’

    我以为小区里真有马蜂窝,还傻兮兮地找呢,原来他们是说殷队长哎。

    听方师傅讲到这里,**也开怀大笑,**知道,这些装修工惧怕殷队长。

    因为,曾经他们拉材料时,霸占三号楼两台电梯,等得业主下楼上楼时间太慢长了,让人不耐烦,有业主投诉到物业公司,殷队长赶到,令装潢工只用一个电梯,他们不听,当一台电梯升到十楼时,殷队长给电梯锁定,停止运行,数名装潢工和材料,停在十楼电梯内,上不能上,下也不能下。

    留在一楼的裝潢工们,对殷队长求饶求情,殷队长才开电梯锁。

    两台电梯正常运行后,哪知?装潢工中的包工头打电话,叫来湖东县城,街上十多位手臂上纹有图案的小混混,来教训殷队长。

    这十多位混世魔王,见到要打的人是殷队长,个个对殷队长满脸笑云,双手抱拳说:原来是殷哥,在此守场子,大水遇到龙王庙,不敢打扰多有得罪,请殷哥原谅我们弟兄无知,我们弟兄撒退,撒退。

    二,三十名装潢工,见此情景傻了眼,原来殷队长今年已经五十四岁,长得英俊结实,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就是二进宫者,曾经也是混世魔王也。

    《枞川风雨》好看的穿越小说完本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jroshka.com/books/ccfy/
       枞川风雨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