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枞川风雨:第一百二十一章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枞川风雨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在路上,有位熟人问我说:**,你在搬家吗?我笑着对这位熟人说:是的,我搬新楼房啦!这位熟人随口笑着说:下午搬什么新楼房的?!这熟人此话一出,我心里立刻堵得慌!    同学们给我家具,和一些生活用品搬到新房里后,我给女儿房间安床时,女儿说我给她床的位置放错了,偏偏要依她说的位置放,妻子三妹和同学们都说女儿:那样放床不好看的,还是依你父亲放的位置美观又大方的。

哪里知道?没有依女儿的意见,女儿竟然在新房里哭泣起来,我心里当时预感:这套新房子,兆头不好!果不其然,后来,在这新房里只住三个月不到,妻子三妹和女儿,不愿意在这新楼房住,又住进了老旧的厂河边宿舍了,三年时间不到,由于种种原因,我和妻子三妹商量,给此套新房出售了!这真是邪门了,这房子没有住长久,这房子是吉利呢?还是不吉利呢?    那些年,我承包糖果食品厂门市部,有一件事,我至今仍然很内疚,亏欠人家了,记得是1993年,农历正月初六,跟我门市部相邻的门面,是夏师傅杂油条店,这天上午八点多钟,他油条店开张,夏师傅在我门市部买一挂大鞭炮,在他油条店门前燃放。

    那些年,糖果食品厂门市部大门前,是卖柴,卖米,卖糠和卖小猪的市场,早市人特别多,夏师傅在他门前点燃爆竹,许多人观看,我也站在门市部大门前瞧热闹,老半天,夏师傅点燃的鞭炮,听不到爆炸声,只见鞭炮火光闪亮,一团烟雾缭绕升起。

    爆竹燃放炸不响,原来是劣质,哑巴鞭炮,围观的人都好笑,我见夏师傅夫妻俩站在店门口,瞧着地上燃放的爆竹,是一团青烟升上天,不响的,夏师傅夫妻俩的脸,由笑容转为阴沉沉的,瞬间,我人纠心呐,内心不是滋味!这鞭炮是从我门市部购买的,人家是开张放的鞭炮哟,图的是吉利,这下好了,也不知道这挂鞭炮是水货呢?还是受了潮湿?这下变哑巴了,意味着这新的一年,夏师傅油条店生意不兴隆呐!我没有犹豫了,迅速从门市部里拿挂特大的鞭炮,和一个打火机,跑到夏师傅油条店大门前,给大号鞭炮,放在油条店门前场地上,用打火机点燃,刹那之间,鞭炮鸣声震天响,我见市场上众人微笑着,对我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事后,我当心夏师傅油店,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!可真是邪气,这一年,夏师傅油条店倒闭了!也不知道是巧合呢?还是有预兆?他十多年的老油条店,早一年不倒闭,晚一年不关门,偏偏这年关门大吉了!虽然这件事,过去二十多年了,夏师傅从来没有埋怨我,可我仍然耿耿于怀!老是觉得对不起夏师傅夫妻俩!只有在漫长的红尘岁月里,默默地祝福夏师傅全家:幸福快乐!    往事清冷划痕,随岁月风雨轻盈飘逸到远方了!在这春三月,陌上花开时,珍惜现在的好光景,看枝上花,沉醉在油菜花香里,享受这温暖的春天。

    今天,2018年3月29日,下午三点多钟,我在湖东商贸公司大院里,欣赏着美丽绽放的花朵,和嫩绿的细叶,在这春三月,春风吹过,大院中,所有花卉树木,郁郁葱葱地生长着,温暖的阳光,温润着我的思绪,我又思念流年的往事:    小姨家大儿子叫李卫祥,他比我大两岁,我叫他表哥,李卫祥在外婆家孙子辈们,是最有钱的人,是巢湖市有名的包工头目,和房地产商人,自从李卫祥搞房地产开发以后,他很少回家乡湖东县的,有时候两年回来一次,有时候三年回来一次,到我父母亲家走亲戚,更是难得来一次,简直成了稀罕客人了。

    2003年5月份,表哥李卫祥回到家乡湖东县,身边还带了个年轻漂亮的女人,表哥李卫祥带这美丽的女人,没有直接回到湖东县农村,他父母亲家里,而是,直接来到我家,居然首先看望我这表弟?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!    表哥李卫祥对我和妻子三妹,介绍他身边的漂亮女人说:这位是我公司女秘书,我同她出差办事,顺便路过湖东县的,特地来看望弟妹们的。

我和妻子三妹信以为真,远香近臭嘛,何况李卫祥又是大款,还带来女秘书,难得回湖东县一次,我和妻子三妹这天晚上,办一桌丰盛的好菜,我打电话叫来弟弟,妹妹和妹婿们,全部来到我家,陪表哥和表哥女秘书喝酒聊聊天,大家稀里糊涂地推杯换盏,热情洋溢地敬表哥李卫祥漂亮的女秘书酒,三杯白酒下肚,表哥女秘书行为言语,越来越放肆,没有女人的斯文了,大家这才知道,什么女秘书不女秘书的?原来是表哥李卫样的小情妇!大家这才知道李卫祥撷一缕花香,染一程芳华了!    这下,大家都兴高采烈偷着乐呢,一屋子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,很是热闹,齐夸表哥李卫祥有本事!既有钱,又有美女相伴,这才是成功人士呢!    那年,弟弟老小才四十岁人,那天晚上,在我家酒桌上,不知是一时兴起,还是头脑一时不清醒,竟然在酒桌上对表哥李卫祥说:我看这女秘书不错,比大表嫂通情达理多了,你那老婆整天绷着个脸,一副怨妇的样子,像人家欠她债不还钱似的!也不配做我表哥李卫祥的妻子嘛!干脆,回到巢湖市,给你那老婆离了算了,娶这女秘书多好!两妹子和两妹婿在一起起哄,居然拍手赞同弟弟的观点,说得女秘书心花怒放,大表哥兴奋溢满笑脸上。

    我很反感,在酒桌上,我立马对表哥半开玩笑,半认真地说:你在外面玩女人嘛,干吗要带回家乡呢?惹人笑话呢!表嫂要是知道了,还以为我弟妹们,赞成你这样做的呢!我此话一出,老小和小妹婿立即反驳我说:老二,就你忠厚老实,是井底之蛙,太愚笨了!是庸人吧!现在是有钱人时尚,大款包小蜜的时代!你老二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,在这个社会上,表哥李卫祥才是吃香喝辣的人呢!像你老二又挣不到钱,又没有漂亮女人爱,百年之后,到阴曹地府去,老祖宗见到你老二,都要淌眼泪的,说你这晚辈子混得太差!在阳间,钱没有赚到钱,权没有挣到权,又不会玩女人,尽丢老祖宗脸面子呢!嘿嘿,老小和小妹婿这叫什么话?呛得我,无话可说!    这天晚上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弟弟忽然问表哥李卫祥说:大表哥,你晚上带女秘书在老二家过夜吗?我都没有犹豫一下,笑着说:不可胡来!大表哥带女秘书,干干脆脆住宾馆去。

这时,大妹妹接上我的话茬说:哪里有这么怪话?!大表哥多少年才回来一次,老二不留客人,居然赶客人走?!让客人住旅馆去!这是什么招待客人的?就老二相信迷信,我才不相信呢!大表哥,今晚带女秘书,上我家过夜去!大妹婿也在一旁附和,数落我愚蠢呢!就这样,酒席散了,大妹夫妻俩,糊涂到极点!真的给大表哥和表哥女秘书带回家中过夜,居然给大表哥和女秘书两人,安排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上睡!    说也奇怪,大表哥带女秘书回到巢湖市以后,这一年,三天两头,大妹婿就跟大妹吵架,吵得一家鸡犬不宁!孩子突然犯病,居然从四楼掉下来,差点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后来,父母亲知道这件事,骂大表哥李卫祥不是,明知是野女人,还带婊子在大妹家过夜,这不是害大妹一家人吗?俗话说:婊子上床,家破人亡。

说大妹夫妻俩太傻了!活该!    这件事发生以后,我个人认为:人要倒霉之前,是有预兆的,就像天上,要下大雨之前一样,会狂风大作,黑云密布,电闪雷鸣一样,才会风雨交加的,就像种什么瓜,结什么果一样的。

    1997年,我在单位购买了一套商品房,这年腊月,我装潢好新套房,我和妻子三妹夫妻俩太高兴了!这年腊月的一天下午,我找来六位同学,给我搬家,我扛着一根长竹竿走在前面,妻子三妹拎一竹篮子干柴,跟在我身后走,这搬新家的,扛竹竿子拎木柴的,寓意着搬进新居:家庭节节高,有钱有财很富裕!住新屋后,一家人吉祥如意的意思!六位同学拉两辆板车家具和生活用品,紧跟我夫妻俩身后走。

    《枞川风雨》好看的穿越小说完本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jroshka.com/books/ccfy/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枞川风雨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