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枞川风雨:第二十三章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枞川风雨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我随后叫来平时在小区下货,十多位小工,跟小工们讲好,运走这堆土价格八十块钱,他(她)们用五,六部斗车,有的铲土的铲土,有的拉车的拉车,不到二个小时,此堆土运光了。

    殷队长从方经理办公室出来,见我花钱运走了土,对我大喊大叫:你那么有钱,要到玉兰府小区干保安干什么?!我来帮忙干,你偏要花钱,钱多了,烧得难受是不是!    我人憋得冤屈,实在难受,也不知我哪来的勇气?对殷队长吼了起来:叫,叫,叫,叫什么叫?!我人心情坏透了,还在叫!咦咦,这真怪事,一向火爆性格的殷队长,此时没有言语,向门前岗亭走去,而守岗的余阳生,则大声对我呼喊:**,运土费八十块钱,我出一半!站在我身边的孔忠说:算我一半。

    我递八十块钱,给十多位小工头目,小工头目居然不要说:我们在玉兰府小区干活,你们保安对我们关照不少,何况你工作没有错,你私人出钱,我们不会要的。

十多位男女小工随后附和说:我们不会要你钱的。

    我怎么好意思呢?对小工头目说:这钱一定要收的,这是你们汗水钱,不收,我给钱撕掉!小工头目,这才收下我八十块钱,哪知小工头目给这八十钱,转交给在一旁的徐主管,众小工都说:要老张私人出钱,我们绝对不会收的,请你徐主管转交给老张。

说完,众位小工散去。

    徐主管递钱给我说:**,给钱收下,我会弥补他们损失的。

我接下钱,从眼中涌出泪水流满面:小工们常常为多分一块钱,或少得一块钱而争吵,竟然不要我这八十块钱?!平时在工作中,余阳生,孔忠,徐主管和殷队长,遇到问题都互推责任,而今天居然揽名责实,愿出钱出力,为我减轻犯下的错,究竟我感动了岁月呢?还是岁月感动了我呢?    呼叫**,到我办公室來一趟。

我对呼机说:我马上就到。

我走进办公室,方经理坐在办公桌旁大椅上,对我满脸笑云说:今天,你受委屈了,不罚你二佰块钱,你安心上班。

    呃啊,岁月留痕,人间芬芳,想不到,真的想不到,善良的人们对我这么好!他们张张美丽的笑脸,让我这平凡的人,此生永难忘,祈求菩萨保佑:天下善良的人无恙。

    今天,2017年11月7日,上午七点半钟,到湖东县玉兰府小区上班,刚换上保安服装,准备接替夜班方福和何来时,余阳生悄悄对我说:**,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张,能不能借给我二佰块钱用用?我二话没说,从口袋中掏出二佰块钱,递给他说:够不够?不够的话,再加一佰块钱借给你可好?余阳生迅速接过二佰块钱,放入口袋中说:行了,只借二佰块钱,发工资给你。

说完骑电**车,买菜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方福凑到我面前,小声地对我说:余阳生找你借钱了吧?我笑着说:是的。

方福轻声地说:余阳生年青时候不成才,漂漂亮亮的老婆,从湖东县大水库上,跳水自尽了。

我反驳方福的话说:怎么可能呢?余阳生老婆不是融电身亡吗?怎么是跳水库呢?方福肯定地说:他老婆临走时,对余阳生说:‘我俩在一起吃饭的日子不多了。

’哪知余阳生那天早上,不懂得他老婆意思,他老婆换了套新衣服,拎只菜篮子,对余阳生说:‘上市场买菜去。

’就这么永远地走了。

    惊得我自言自语说:不会的吧?怪不得余阳生二十多年不娶妻子了!忏悔哟。

    我心想:余阳生也怪可怜的,年青时候不成才,造成妻子悲惨人生,也给自己生活造成漫长的凄凉,难怪他貌美如花的妻子寻短后,他郁郁寡欢,在社会上闹事二进宫,历经人间苦难。

    我更同情余阳生的妻子,是怎样的绝望?让她走上不归路呢?她那年走时,年龄才二十八岁,怎么忍心丢下自己幼小的儿子,寻短呢?现如今,我在湖东县玉兰府小区上班,有缘跟她曾经的丈夫在一起工作,有五个多月时间,这五个多月来,余阳生给我的感觉,我发现他,人虽然厚道实在,已经五十四岁的人了,脾气十分火爆,只要不依他个性,哪怕丁点,都会容易引爆他火药罐子,不会留给你一点脸面子,是最容易冲动的人物,很会磨人,三不了四不休,不争胜不争赢,誓不罢休的人物,何况他已是半百的人了,黄土埋半身的人了,阅经人世间世故的人,可他仍然坏性格,可想而知,他年青的时候性格是怎样的坏?他妻子为什么走上绝路了?    此时,我接了夜班岗后,余阳生也买菜回来了,殷队长带领孔忠和余阳生在玉兰府小区内巡岗,我一人在岗亭守岗,一辆拖拉机装着满载的货进小区,我以为车上装的是黄沙呢,按了摇控器开了拦闸,放拖拉机进入了小区,当拖拉机进入小区后,我仔细瞧车上沙时,原来车上不是沙子,而是业主装来黄土,用来在17楼顶层种菜的,是小区物业严令禁止的,谁放这样的车子进小区,谁要负全责任的,吓得我连忙对对讲机中呼叫:巡逻岗,巡逻岗,拖拉机装一车黄土进小区,赶快制止它倒黄土,赶快制止它倒黄土!呼机中立马传来余阳生说:知道了,知道了,我们现在就过去。

约过三分钟后,方经理急匆匆赶到前面岗亭,用手指着我说:你干的好事?!罚款20分!说完,方经理转身又快速地进入小区,随后刘主管也赶到岗亭,对我阴不阴,阳不阳地说:你放的拉土车,你必须负责让土拉走!说完,头不回地溜出小区,紧跟刘主管后面而来的是殷队长,他对我指责说:你是怎么守岗的?坏事了,一车土倒下来了,你麻烦事大了!方经理要罚你二佰块钱,你三天班白上了。

    我保持沉默,没有跟殷队长辩解,直接呼叫余阳生接岗,去处理这头等重大事件,我进了小区,赶到一栋楼,此时所见到情景,我也傻眼了:拖拉机已经卸载了黄土,黄土在一栋楼门前堆成小山包似的,一栋楼业主正用锹,铲土到蛇皮袋中,殷队长和孔忠两人正在制止,业主不听,继续装黄土,我上前对业主说:这大好小区好楼房,你挑土在楼顶上种菜,你一人得利,却影响大家公共利益,你想一想这种行为能做吗?你不但不能做,还要给这车土运走,否则的话,我宁愿不在此小区干保安!绝对不让你运一袋土到楼顶的!    业主妻放下手中的活,跟我争吵,业主制止他妻孑说:你和保安吵有什么用呢?!他们不也听物业经理的,要吵跟物业经理吵。

我接上说:你今天运土上去,绝对不可能的!如果弄土上屋顶,方经理说了,罚款我二佰元钱,你夫妻俩看着办吧!此时,小区其它业主围拢过来,你一言我一语数说这对夫妻的不对,这对业主夫妻,或许认为:有保安强烈阻挡,不可能让他夫妻俩运土到楼顶,又或许认为:运土上楼顶,众业主反对,舆论难逃,再继续裝土没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运土业主说:我不装上楼可以,这堆土,我是绝对不会拉走的,放在这里让物业经理用车子装走!    我见业主思想松动,我立马说:好人,我私人做件吃亏的事,自己掏钱,找小工拉走,我现在叫去。

殷队长对我一声咆哮:你**大有钱呐!我们帮你拉土!此声震得土地都抖动。

    方经理站在物业办公室门边,听到殷队长此声炸雷声,立马用对讲机呼喊:呼叫殷队长,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

    《枞川风雨》好看的穿越小说完本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jroshka.com/books/ccfy/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枞川风雨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