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枞川风雨:第二十四章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枞川风雨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谁能预料到,连高中都没考上,今日有如此成就呢?往事如缕缕荷香,又飘在眼前:女儿在小学五年级时,经常带同学到家中,演古代武林仗义侠客,把床单披在肩背上,锅碗瓢盆和竹杆全用上,分两组人马,做行走江湖的大侠,在家里打闹折腾,弄得家里一片狼迹。

    我回家常见此情景,又好气又好笑,幼小的女儿,有时兴奋地跑到我面前,天真地说:‘爸爸,我练功夫,一定要修炼成仙,当武功教派掌门人。’

    我的天,当时我想:‘女孩子应该斯文有礼貌,演些古代大家闺秀小姐才是,怎么演江湖持刀舞剑弄棍棒的大侠呢?她想当武打英雄男侠,不知今后她端何饭碗?’

    1999年5月的一天,女儿买回一个皮箱,装好她自己换洗衣服,准备偷偷离家出走,她要行走江湖,做打抱不平英雄好汉,被妻子玉兰发现了,妻子三妹劝女儿说:你年龄太小,社会太复杂,好人坏人你还分不清,一旦上当受骗,你此生前途毁了,武侠梦永远烟灰煙灭,你才十六岁,应该深思熟虑后再做决定,如果非要出走,三妹停顿一下,从柜中拿出五佰元钱递给她说:这五佰元钱给你,你保管好,想家了,有回家的路费。

    三妹这一决定,让女儿张金当时懵住了,到现在她也弄不明白:母亲当年为何不强迫她留下,反而给钱给她出走呢?女儿张金放下皮箱,抱住她妈妈放声大哭说:我不离开家,不离开妈妈。

    十六岁是人生花季,也是人生叛逆期:如果那次女儿偷偷的离家出走成功,我和三妹会急成什么样子呢?女儿张金现在什么样子呢?我不敢凝思下去。

    1999年6月的第一个星期天,还有一个多月,女儿初三就要毕业考高中了,女儿张金,物理课知识比较簿弱,我请来湖东县中学,教高中班物理的吴劲松老师,来指导女儿课本,这天,是星期天上午,我专请吴老师到我食品商店,铺导女儿物理课本,吴老师教女儿一上午后,对女儿张金说:你把课本再仔细看一遍,发现不懂的部分,我再重点教你。女儿点头同意了,在低头看物理书。

    我在饭店炒数盘菜,跟吴老师坐在店堂小桌旁,悠闲地喝着啤酒,我和吴老师喝着酒,我偶尔抬头看女儿张金一眼,发现她在看书时,一个人窃窃地偷笑,我心想:这物理书枯躁无味,看这样的课文,怎么可能好笑呢?我十分好奇,走到女儿桌旁,掀开物理书,书下边是《武侠小说》刊物,我一时很气愤,瞬间撕碎《武侠小说》书,对她吼训着。

    吴老师说:**,今天让你破费,花钱请我喝酒,我真不好意思,你女儿张金不是读书材料,就像朽木不可雕也,也不要逼迫她了。说完,酒没继续喝下去,起身走人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女儿参加考高中,果然名落孙山。

    由于我开的烟酒食品商店,就在湖东县中学大门旁,1999年九月份,湖东中学开学这天,女儿每见一位她从前的同学,背着书包从我商店门前上学经过时,都缩身躲在柜台下,她那不好意的容颜,深深烙在我脑海,我当时感觉很吃惊:女儿一向阳光灿烂的笑脸不见了,人也不活泼了,少言又寡语,脸上乌云一片,这样下去,造成她精神负担太重,会弄坏她头脑的,她才十六岁花季少女,这么早就走上社会混日子,那女儿一辈子完蛋了。

    我当时做出決定:还是让她上学去。我暗想:给她在学校混两三年,到那时,她人已接近二十岁,人也懂事些,有分辩事非能力了,不看好,她在学校能学多少知识,毕竟学校是纯洁的世界,在课堂多多少少也能长见识。

    于是,我托人找关系,终于给女儿按排在县职教中学高一班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我也不问她的学习成绩好坏,反而她在职教中学三年中,她的学习成绩不是在班上第二名,就是第三名徘徊。

    2002年七月份高考,女儿没能录上本科大学,她要求再复读一年,2002年九月份,我给她在乡下湖东县牛集职高,报名复读。

    女儿在牛集职高高三班上学,我内心特高兴,女儿张金终于懂事了,知道追求前途了,女儿下乡复读,十天时间不到,她拖皮箱到店里,见到她妈妈,扔掉皮箱,抱住三妹抽泣着说:牛集学校水怪味饭怪味,不能吃暍,我不去上学了,跟妈妈学经商。妻子三妹擦着女儿泪水说:不读书就不读书,跟妈妈开商店,有你饭吃的。

    我等女儿情绪稳定后说:我也不求你明年考上大学,这一年你撑也要给我在牛集中学撑下去!你这种现象,就像战场上的逃兵一样,那学校有一仟多名师生,他们怎么能喝水吃饭呢?为什么单单你不能吃喝?太娇气,难道那一仟多名师生不是人吗?你还没走上社会,今后日子很漫长,一遇到困难就后退,将来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!明天你必须到牛集职高上学去!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女儿张金双眼浸满泪水,拖着皮箱,又下乡到牛集职高上学去了,妻子三妹责怪我:男人,心太狠毒,就一个独生女儿,出什么事,找你算帐!

    2003年7月份,全安徽省职高,本科大学名额,只有一佰多名,女儿张金在牛集职高的高三班,平时成绩只是班级前十三名,2003年高考,女儿张金,竟然总成绩超本科线,这年整个牛集职高,只有两人被本科大学录取,其中一名就是我女儿张金。

    当湖东县中学吴劲松老师,得知张金考上大学本科时,万分吃惊,觉得不可思议,把我女儿的故事,在班上,讲给他学生们听。

    职高学生考本科大学,犹如沙中捡两点大米粒,女儿在大学四年学习,顺利毕业。

    2008年女儿结婚成家,生下孩子后,还一边带孩子,一边每晚刻苦看书到十一二点钟,2009年,参加么湖东县医院招生考试,一佰多人参加应聘笔试,只录取一名正式工作人员,我女儿张金竟然考第一名,前三名参加面试,我女儿面试未通过。

    2011年,某市中学招教师一名,我女儿张金在一佰多人中考试,竟然考第二名,前三名参加面试,我女儿面试又未通过,2012年3月,四姨夫妻,从网上得知黄山屯溪区,某银行招聘职员,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女儿,张金在大学,学的是计算机专业,硬硬在一个月不到时间,啃完大学会计专业书,参加了考试。

    笔试和面试都过关,女儿接到省xx总银行通知书,递给我看时,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    女儿张金创造了奇迹,谢谢四姨夫妻恩情,他俩犹如黑夜的火把,照亮女儿前进的方向。

    现在女儿张金,每天晚上除了看书,就是给网络小说码字,祝愿女儿张金:在文学的海洋中,自由地遨游,写出赞美伟大的祖国,繁荣昌盛的故事,写出赞美伟大的劳动人民,庆获粮棉油丰收喜悦的故事,让优美文学佳作,再创神奇!

    逼人成才,形不成气候。万事万物都有变卦,只有自己猛然醒悟,才能像天上白云一样,自由飞翔。

    今天,2017年11月8日傍晚,女儿张金下班回家,喜气挂满脸上,她洋洋得意地说:我在湖东县xx银行,‘反假币动画’制作比赛中,获得第一名,奖我八佰元现金,老爸给你二佰元,老妈给你二佰元,儿子江泰辰,给你一佰元,我自己三佰块钱,大家都沾沾喜气。

    我和妻子王三妹,还有孙子江泰辰,手中捏着百元大钞,抢着看她奖状,我们全家喜悦心情不必言说,女儿张金能有今天成绩,不容易,曾几何时,女儿张金连高中都没考上。

    当年,女儿所在的初中班,跟女儿够交的十多位女同学,1999年初中毕业,都考取高中,独独女儿没考上高中,女儿十多位女同学,在高中读书三年,高中毕业高考,都只考上大专学校,没考上高中的女儿张金,却从职高中学毕业,考上本科大学,你说:这难道不是神奇的一件事吗?

    女儿个性要强,许多同龄女孩都没法和她相比,2013年,女儿张金三十岁时,竟然在么小说网站,发表长篇网络小说,小说中:少女,意外地遇见为保护家族,而穿越到现代的九妖段娃。

    女儿小说,写古代殷商皇宫场面宏大,人物个性鲜明,不是一般女孩笔峰所能为的,此部小说,倒像作者是老谋深算,历经人间沧桑,中年男人挥毫泼墨大作。

    《枞川风雨》好看的穿越小说完本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jroshka.com/books/ccfy/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枞川风雨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