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枞川风雨:第五章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枞川风雨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**此话一出,他竟然一手操起大板手,双眼露出凶光,口气咄咄逼人说:怎么不相干?!十多辆货车,都有驾驶员,一个萝卜一个坑,你是挤我走!把我当呆子傻逼是不是?!    **这才发现气氛不对,阴森可怕,心里快速琢磨:他怎么给车子开到荒路上,四周望不到人家的地方?怎么驾驶室里冒出铁板手?看来,姓陶的司机,已经预谋准备好的,他是光棍汉,平时就疑神疑鬼的心胸狭隘,不能跟这样的人硬碰硬,被铁扳手敲一下头,脑壳子会开花的,自己划不来:‘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这大荒无人烟的地方,逃走是走不了的,不如采取缓兵之计,顺着他的意思。

想到这里,**遂说:这好办,我不向老总推荐他干司机,不就行了吗?    陶司机听**这么一说,还咬着不放,三不了四不休,半途多次挥动着手中的扳手,满脸露出凶神恶煞相。

    **顺着他的意思,频频点头认可,可**内心有点怕,怀疑他头脑是不是有问题?像陶师傅这样的人,女人跟他一接触,一了解他的为人处世,还会嫁给他吗?    还有一位司机,上午车子跑乡镇没转一个小时,不到十一点钟,就嚷着要吃中饭,吃中饭时要喝酒,喝完酒要仰肚子睡大觉,半途叫醒他,他还生气,两只大眼对你一瞪,让他睡足才相安无事,像这样的人他混到四十多岁,他不知谈多少女人?但每位女人,都像离弦的箭飞速离开他。

    其实夫妻,要看淡得失之轻重,不要机关算尽对方,男女组成夫妻,都是千年的缘份,要同患难共辛苦,互相包容缺点:岁月随心,境有心造,阡陌红尘,坦然视之,一切福田,不离方寸哎。

    风,路过枞川阡陌,送来秋天的清凉,暖流与大地长久对峙,互相纠缠,噪热的天,让人们长时间纠结,随着浅秋的雷雨,潇洒地洒在原野大地上,今年的三伏炽热天,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去。

    今曰,2017年8月28曰上午,七点半钟上班,湖东县玉兰府三号楼来一车黄砂和一车水泥,小区附近做小工的,男女老少十多人,都簇拥着进小区,拉砂的拉砂,抬水泥的抬水泥,霸占六号楼两台电梯。

    上大夜班方福扯着嗓子,脸红勃子粗对小工们喊:分两组,一部份人出去,用一台电梯。

老长时间,十多位小工,没有一位停止手中的活,各忙各的于动无衷,不搭理方福师傅,可怜方师傳一人在呱叽呱叽,呱呱叫。

    此时,殷队长来上班,见此情景,大吼一声天地动:给我滚出去!再不滚出去,我给你们,统统锁在电梯里闷死,当孤魂野鬼去。

出去!出去!    我的天,殷队长吼声如雷轰顶,脸色黑得泛紫,像打架杀人似的,又像古代县衙开堂审人,当差的跺杀威棒,喊威武!威武!威武!那么庄严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刹时,部分妇女小工,放下铁锹或扁担,伸出舌条,哭笑不得,眼睛都不敢瞟殷队长一眼,匆匆走出小区。

    **和徐管理员见此般景象,都好笑,徐管理员对**说:鬼都怕恶人。

恰在此时,外出小区,一位中年妇女业主接上就说:他这一喊,小区六栋楼房都颤抖,像他这种人,肺部力量好,能活到一百多岁,在小区干保安实在可惜了,要在部队前线打仗,是位合格的将军。

    事后,小区平静下来,**私下问数位女小工:殷队长,对你们嚷嚷,你们怕不怕?一位胆大,泼辣的妇女对**说:大清早的,发神精病,吼得人心脏怦怦乱跳。

    后来,**在玉兰府小区大门前岗亭守岗,殷队长问**说:我为什么早上七点半钟,那么暴?**笑着说:不知道。

殷队长对**解释说:我以前在社会上混事,被民警抓起来,坐牢一次,那些年在社会上暴,现在在小区里暴,一是暴给业主看,我们是厉害的保安,能看家护院,不是赖赖姑之人,二是给主管和经理们看,我们保安在管事,并非闲着无事,要不然领导们,觉得我们闲着,要么裁人,要么降我们的工资,我这队长的,是要做给他们看的,搞搞表现才好带你们混时混曰子。

    **开玩笑,对殷队长说:想不到,你粗心大意的队长,还有心细的一手。

殷队长来精神了说:我不是吹牛皮,妻子被电打死第二年,即1997年,我老二给我介绍一位安庆,宿松xx银行行长,离了婚的女儿,这位女子跟我谈一段时间,彼此性格都合得来,她很欣赏我的个性,说我有男人烈马性格,我跟她分手的原因,任何人做不到,筒直是天下奇闻!那女子叫马小红,叫我跟她打结婚证,她父亲立马打五十万元钱,给我家两个门面房装潢,开大酒店,我当场拒绝她的要求,跟她分道扬镳,她父亲打数个电话来,我坚决不同意跟她复合!我要她五十万?那还得了,我处处听她的指挥,我成了吃软饭的男人!她有一位儿子,我有一位儿子,到时感情不合,我两间大门面房,不知是她的?还是我的呢?    跟马小红分手后,苦一段时间,我咸盐拌饭吃,都不愿巴结有钱人,左邻右舍说我傻,这大富翁家女儿,送到面前,都不知高攀?!那段时间,在苦罐子里熬,现在,不也熬过来了吗?如果跟马小红成家,她有四岁的儿子,那不害了我儿子吗?晚娘毕竟对自己亲生的好些,对不是自己亲生的,肯定恶些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逻辑?**又想起前天,跟湖东县中学林老师相见,在二十多年前,**在湖东中学旁开店,认识林老师的,他跟他妻子感情不合,那年就分手了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后重相逢,自然谈到他是否重组家庭的事,他对**说:这二十年来,我又结了两次婚,最终都离了,现在,仍然是单身汉,后两任妻子跟原配老婆相比,一位比一位痴强泼辣蛮不讲理,刁钻古怪!离婚的女人不能要,如果贤慧的女人,怎么可能跟原配丈夫离婚呢?    后来,**给此事讲给妻子三妹听,妻子三妹对**说:林老师,其实自身有缺陷,他吃孤食,比如二十多年前,我们请林老师在家中吃饭,他给碗中的鱼,条条只吃浑身,留下鱼头和鱼尾,再比如,他用筷子在一碗青椒肉丝菜中翻来翻去,专寻碗中精肉丁吃,那时,我就知道林老师不考虑别人,顾自己,像这样无素质的人,还会照顾他妻子感受吗?一位女人嫁他不行,二位,三位女人嫁给他都不好吗?他自身行为有很大的毛病。

    妻子三妹的话,说得在理路上,**想起在姚智勇商贸打工的经历,一位姓陶的司机,四十岁出头,年年相亲还是单身,他疑心病太重,鸡肚小肠,有天上午,有位熟人在陶司机当面拜托**,要**向老板推荐他,在我们商贸开货车,**当场说:这是小菜一碟,我们商贸有十多辆货车,正缺开车师傅呢,傍晚回公司,一定向公司姚智勇老总举荐你。

哪知,陶司机下午,居然给货车开到无人,偏辟的废路大树林中,停住车,用眼瞪着**,质问**说:老张,你今天上午是什么意思?你介绍你朋友来开车,哪不是夺我的饭碗吗?    **没有在意他话中有话,开玩笑说:公司货车十多部,你开你的车子,他开他的车子,和你八鞭子打不到一块去,互相不干涉的事。

    《枞川风雨》好看的穿越小说完本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jroshka.com/books/ccfy/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枞川风雨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