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枞川风雨:第五十三章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枞川风雨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上午在车间上班,小董背着我在车间,跟同事们聊天讲这笑话,原来昨夜打牌的胖子,是小董大妹婿,瘦子是小董小妹婿,小董邀他两妹婿合伙捉我的,报三天前的仇恨,他们三人没有捉到我的钱,反而再一次被我赢了钱,小董在湖东县糖果食品厂呐喊:**是打麻将高手,高人呐,敬佩,实在敬佩!    那些年小曰子过得滋润,我承包了湖东县糖果食品厂门市部,门市部相邻的有间铁匠铺,老板姓舒,我们称他:舒铁匠。

舒铁匠酷爱下中国象棋,并且喜欢赌棋,我那年1986年,我下棋水平不啥样,舒铁匠老是找我赌棋,两块钱一盘,我刚开始输钱,有时输十块,有时输二十块钱给舒铁匠,由于我脑子好使,棋艺水平进步太快,下到后来,我除两匹马,跟舒铁匠来2块钱一盘,每跟舒铁下棋,我必胜,简直是常胜将军了,厂门市部大门前是菜市场,前来围观的人又多,有位姓殷的兄弟俩观棋后不服气,弟弟非要我除一只车,跟他赌十块钱一盘,我欣然接受,我连赢他九盘,得九十块钱,殷老大见他弟弟输九十块钱给我,急红了眼,在众人面前大声一吼:还我弟弟九十块钱!随手迅速砸了我门市部,店中柜台上食品玻璃**和算盘,碎玻璃,算盘珠子,小食品散落店里一地。

    我人一激动一冲动,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来,一手抓起磅秤上大铁砣,我一手抓住殷老小衣领,对殷老大咆哮道:砸我店,必须赔钱,不赔,我一秤砣砸碎你弟弟头!众人急忙上前拉开我,对殷老大说:认赌服输,你殷老大也不应该砸人家店嘛。

后来,大家冷靜下来,想想很可笑,都是熟人熟事的,犯不着来认真的,我当场归还殷老小九拾块钱,殷老大当时到百货大楼,买来新算盘赔我。

    光阴在平平常常中度过,我天天在门市部柜台上,跟舒铁匠杀两三棋,1987年新正月的一天上午,我又除两匹马,跟舒铁匠赌2块钱一盘,围观的人又多,我正专心下棋,突然,啪一声巨响,我人本能地吓得心脏心率加快,我认为是门市部房屋坍塌,地震了呢,原来是舒铁匠父亲,满脸络腮胡须,似黑脸包公怒发冲冠咆哮道:天天赌棋,赢我儿子钱,我给你店操掉!说着说着,又一扁担劈打门市部大木门,啪的一声巨响,吓得舒铁匠像兔子一样快,跑走了。

    众人劝舒铁匠父亲:又不是**找你儿子下棋,是你儿子缠着**下棋的,你教育只能教育你儿子,怎么能打人家店门呢?。

    俗话说:淹死的,都是会游泳的。

1989年,我在湖东县新电影院租了间大门面房,开食品烟酒店,那年生意可好了,这门面东边相邻是湖东县中学,对门是湖东县宾馆,那年月湖东县经常开会,乡镇干部上来开会常常住宿湖东宾馆,乡镇干部上来开会,送人情跑关系的又多,经常来我店里购买高档烟酒,生意可好了,我有一天晚上,居然卖四件茅台酒,八条软中华香烟,可想而知,我赚的利润又多又大。

    湖东县电影院大门楼,这年又租给人家开歌舞厅,1989年的湖东县,是小县城,街长不过5华里路,电影院租给人家开的歌舞厅,可以说是湖东县首家歌舞厅,这娱乐场所鱼龙混杂,撩来湖东县众多小混混,光蛋痞子们,这些人盯上了我开的烟酒食品店。

    开始搓麻将输赢不大,经不住他们轮流诱导,牌局越打越大,有天晚上,我输钱输太惨了,头脑晕头转向,好像头顶上空,有五彩云朵空中飘。

    有位电影院女职工,见这些小混混,经常轮流打麻将牌捉我,私下里,她好心地对我妻子三妹说:三妹,你店里卖多少钱货款,你赶快瞒着你丈夫**,私存起来,你丈夫输红了眼,越输越赌,不听人劝的,始早你丈夫会给你家,赌输倾家荡产,藏点钱,今后应急需吧!    这位好心人暗中点破三妹,妻子三妹从那天开始真的私下藏钱了,加上我搓麻将输钱,又黄金当白铁用,错失晚上店生意黄金时段,赚钱最佳机会,店里曾经货堆满山景象不见了,柜台,货架空空荡荡,我仍然苦苦恋着赌钱,口袋输空了,没钱给赌徒,赌鬼们居然上店门,拎着店里好烟好酒。

    1991年夏天,吊死鬼偏偏遇上卖镰刀的,小董这年也搬到电影附近住,他调的单位工作清闲,有事无事就来我店玩,恰好小董喜爱搓麻将赌钱,有天下午,我和小董同时被小混混拽上牌桌,数圈下来,小董输了钱,他竟然偷麻将牌调换,被三十多岁光棍小混混,当场捉住手,忍不住争吵起来,小混混一怒之下,从厨房操来切菜刀,追着小董砍,小董吓跑走了,    此光棍汉找不到小董,手拿菜刀进我店堂,找我算帐:小董人是你**朋友,是你带来的,他偷牌等于偷钱,你**必须给小董交出来,否则一把火给你店烧光光。

    此情谁能叙?脉脉闻烟雨,自找的错,惟有自己承担责任!    电影院烟酒食品店,经光棍这么一闹,加上自己赌博输钱,我又无钱进货,无钱付租金,付水电费,轰然倒塌:离别忍忍难离别,江山未老红颜旧,忍别离,不忍又别离。

    此事虽然过去二十六年了,如果那年那月我不赌呢?有后来的我开三轮车吗?扛液化气钢**吗?进商贸打工和干保安吗?    人生哪里有回头路呢?那些年自己手爪痒赌博,埋下的苦果,整整二十六年,到现在还有酸涩味,害苦了妻子三妹,忏悔哟。

    清代吴獬的《戒赌歌》:切莫赌,切莫赌,赌博赢钱水中月,锄头底下出黄金。

耕作勤!耕作勤!唯有劳动出能人。

好逸恶劳终受苦,勤劳致富美前程。

    今日,2017年11月21曰清晨,四点多钟,我不能入眠,坐起靠在床上,想着别人越混越有出息,而自己曰子怎么越混越差呢?在湖东县,我开店算是最早的了,1984年就开始承包湖东县糖果食品厂门市部,怎么越后来,我小家庭经济萎缩了呢?想来想去,最大的祸根,是我年青时黏上赌博,才造成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1984年,湖东县糖果食品厂厂长,给我按排在厂河边宿舍住,我隔壁邻居小董比我大四岁,那年我二十二岁,他二十六岁,小董朋友又多,都是一群喜欢打麻将赌博的人,三天两头下午下班以后,晚上从小董屋中堂厅,传来唏哩哗啦的搓麻将声音,我出于外奇,常常到小董家观看,那年那月,他们打的是手理的麻将,我年青时,人挺聪明的,看两三次就会了,不但会了,还打成精典。

    我在心中琢磨,如果自己是庄家,甩两只色子(又称:猴子)是3,7,11,找对门甩色子,就会抓麻将牌到自己一堆牌,譬如给下面麻将码1条或2筒,上面就码2条或3筒,这样自己庄家就抓到2条或3筒,翻充钻牌时,是大家抓麻将留下的一张牌,要么是1条,要么是2筒,那么我庄家有充钻牌,牌就容易糊牌了,赢钱的概率就大了。

    1986年冬天,有一天下午,小董家来了两位厂同事小何和大保,他俩是厂里有名的麻将高手,小董邀请我打2角钱麻将,一下午能输赢在四,五拾块钱的样子,这就不得了,那年我每月工资只有295元钱呐。

    大家打着麻将,我发现不对劲,怎么大保霸庄,小董和小何两人还高兴地拍手?大保越霸长庄,小董和小何输钱就越多,怎么能兴奋得了呢?我在心中暗思:难道他们三人合伙,赢我钱?我来了警惕,每到我是庄家,我都做充钻牌,扔的色子,不是找对门甩色子,我就找各种理由重甩色子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,一场麻将打下来,我居然赢了五十多块钱,我回家后,听小董,小何和大保,还有小董妻子,四人在小董堂厅小声议论说:真是怪事?我们三人捉**钱,想弄个火锅,买**白酒喝喝,没捉到**,反而**给我们三人钱赢去,这也他妈的邪门了!。

    事隔两三天,小董又邀我打麻将,我们四位坐上牌桌,除掉小董,那两位陌生人,一位胖子和一位瘦子,我不认识,小董笑着对我说:是我老婆单位同事。

小董妻子也慌忙对我解释说:是我单位工人,同一车间的工友。

    我们搓着麻将两三圈后,好家伙,我发现小董偷偷递麻将牌给胖子,我本想当场发脾气,还是克制住自己性格,毕竟跟这一胖一瘦初次打牌,他俩又是小董妻子同事,小董夫妻平时为人处事不错,何必揭短揭丑呢?搞得大家尴尬下不了台阶,有什么意思呢?自己暗暗做充钻牌,保持自己不输钱,不就得了。

    记得那天晚上,寒冬的天,我脚都冻麻了,而小董居然头上冒热汗?!我发现气氛不融洽,当时,我已经赢了他们三人六十多块钱了,中途数次我对小董提出不玩麻将牌了,小董和胖子,瘦子,还有小董妻子都劝我说:难得在一起玩一次,现在就不打牌了,太让大家扫兴了。

    一晚到大天亮,我竟然创造奇迹,赢了他们三人八十多块钱,而他们三人居然垂头丧气,胖子和瘦子两人灰溜溜走了。

    《枞川风雨》好看的穿越小说完本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jroshka.com/books/ccfy/
上一章        枞川风雨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